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我是不是被排挤了(1 / 3)

审神者磨磨头 彤子 1726 字 3个月前

把童磨撵出去后,侦探社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众人颇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双手环胸,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气呼呼的名侦探。

只有日常热爱作死的黑泥精淡定自若的晃到了乱步身边,拿起了那份文件。

“我看看,里面都写了什么~”

“喂!太宰!”国木田脸一黑,上前抓住某蠢蠢欲动想搞事的大黑猫的后衣领。

“你安分一点!”

没看到乱步先生还在生气吗?!

太宰:正是因为生气,乱步先生才不会在意啊。

“乱步先生这个委托要怎么办呢?”敦小声的询问。

乱步抬起头,虽然很气但最后还是从太宰手里拿回文件夹,从座位上站起身。

“我去找社长。”

真是的,乱步大人可是让了好大一步,大人都是笨蛋,妖怪君是笨蛋中的笨蛋!

“嗯,看来乱步先生是决定接下这件委托了。”太宰治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到底额外看出了什么,居然会这么积极……

有兴趣了,有兴趣了~

太宰治自然也是看出了童磨身上的问题,比如没有人类正常的感情,一直都是挂着一张虚假的面具,根据周围人的需要换上合适的面具。

只能按照别人的需求活着,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继续的必要吗?

恶心,想想就觉得绝望。

想到这里,原本提起的兴趣像被泼了一盆水一般,消减下去。

太宰治把手揣进兜里,转身准备离开。

“啊咧,太宰桑,您要出去吗?”敦看着往门外晃悠的青年问道。

“啊。”晃到侦探社的门口太宰治一脸深沉的说到。“鹤见川在呼唤着我,我要去和她约会!再见~”

说完开门就溜。

“诶?!太宰桑?!”

“太宰!不要工作时间跑去入水啊!”

敦和国木田的声音同时响起,然而没有什么卵用,小兔宰治说溜就溜,翘班的功夫绝对的一流,转眼门口就没人了呢。

“啊,算了。”国木田头疼的捏了捏眉心。“这家伙大概又发现了什么,去偶遇委托人了,敦。”

“啊,是!”听到国木田叫自己,银发的少年抬头看向对方。

“下班了去河里把那个家伙捞出来,真是的,就会给别人添麻烦!那个绷带浪费装置!”

“是,我知道了。”

总之就是,骚扰委托人是真的,但是也不妨碍调查结束后顺便入个水。

老搭档了,还能不了解他的尿性吗。

……

被赶出来后童磨他们也没回酒店。

而是在压马路。

反正现在也没事干,不如好好熟悉熟悉接下来得呆一段时间的现世。

只是……

髭切看着还在捧着自己的扇子掉金豆豆的审神者。

即便心大如他也不由感到无奈,眼泪真多啊,一直流到现在也没有停,眼睛也没红肿的样子,难道鬼的泪腺特别发达吗?

鬼:不,我们不是!别瞎说!

就在髭切思考鬼的泪腺是不是构造特殊的时候,他们碰到了熟人。

“啊,是昨晚的……呃,为什么他在哭?”中原中也难得有了休息时间,出来逛逛就遇到了昨晚闯入黑手党枪战的两个路人。

这两人让中原中也印象深刻,毕竟遇到枪战不害怕,反而兴致勃勃的围观的人也不多。

问他们来干什么的,那个脑袋像是被扣上一盆番茄酱的家伙居然说自己是什么审神者来找刀剑付丧神的。

当时中原中也就觉得,都这么大了还有中二病,不仅声音和青花鱼一样像连性格也有部分微妙的相似,他可是忍着一脚踹上去的冲动盘问过这两人才把人放走的,结果今天又遇见了……

所以这种人为什么会哭?总不会是回家了挨打了才哭吧。

“啊,是昨天的小先生啊,又见面了~”见到中原中也,童磨一秒收回了不停嘀嗒的金豆豆,笑着抬手打起了招呼。

中原中也青筋一跳。

“你啊!我昨天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加小了吗?!”

“啊,抱歉抱歉~”童磨一歪头,抬手轻轻敲在自己的脑壳上,可可爱爱的说到。“因为先生娇娇小小的很可爱嘛。”

中原中也亮出拳头。

“你,就是故意的吧,啊?!想被重力碾压吗!”

“啊,可怕可怕~果然是黑漆漆的小矮子,一言不合就打人,果然是暴力的黑手党呢~”

这时熟悉的声音从童磨和髭切背后传来,两人扭头,就看到从侦探社溜出来的太宰治。

“哈?你又从哪里冒出来的!”中也不爽的看着太宰治。“啧,难得休息居然遇到两个讨厌